李兰娟:武汉疫情基本控制 但有两个重点工作要做
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查室。医护人员与被检查人员分别身处两个房间,房间中间由透明塑料挡板隔开,挡板上有两个小窗口,方便检查时打开。

酒店大堂被检疫部门临时征用,我们在工作台领到房卡后就可以直接回房休息。我被分配到的房间约为商务房,设施配置齐全,作为暂时落脚的隔离房完全够用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上车之后,我所在的车厢中,总共只有两位乘客。

http://zkres.myzaker.com/img_upload/cms/ck/img/10169/2020/03/29/1585461660.jpg/enpproperty-->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深夜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部分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躺在座位上休息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的隔离人员从附近隔离点被送回至机场,可以回家了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进一步排队等候检测的人很多,工作人员首先会核实旅客身份等基本信息,再询问有无症状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